楚容宛蕭寧熠小說第4章

-“晏晏。”柳姨娘看見楚容宛披頭散髮的跑了過來,身上連個鬥篷都冇有披,一張小臉被凍的通紅。她心下一驚,趕忙迎了上去:“哎呦,我的小祖宗你怎麼這樣就跑出來了?你的丫鬟呢,都是乾什麼吃的。不知道你還病著嗎?”柳姨娘一臉心痛的樣子,忙握住她冰涼的小手,這關切的模樣任誰看了都覺得動容,認為她們就是一對母女。曾經楚容宛也是這麼認為的。...

“晏晏。”

柳姨娘看見楚容宛披頭散髮的跑了過來,身上連個鬥篷都冇有披,一張小臉被凍的通紅。

她心下一驚,趕忙迎了上去:“哎呦,我的小祖宗你怎麼這樣就跑出來了?你的丫鬟呢,都是乾什麼吃的。不知道你還病著嗎?”

柳姨娘一臉心痛的樣子,忙握住她冰涼的小手,這關切的模樣任誰看了都覺得動容,認為她們就是一對母女。

曾經楚容宛也是這麼認為的。

柳姨娘是老夫人的侄女,隻是她在楚家的地位有些尷尬。

當年楚容宛的母親去世後,老夫人念她年紀小無人照顧,便把年輕喪夫的柳姨娘接來了府上,本意是想讓她做父親的續絃。

隻是父親並未答應,加上他一直鎮守邊疆常年不回府,所以柳姨娘便以客居的身份一直住在了將軍府。

府中人都知道她是要做將軍夫人的,又是老夫人的侄女,雖然她和父親冇有成親,但在府上無人敢輕慢她。

楚容宛年幼喪母,而柳姨娘又一直陪著她,對她照顧有加,在心中她也是把她當成自己的母親一般。

趕走蕭寧熠和他的母親,亦是為了給柳姨娘抱不平,想讓柳姨娘做她的繼母。

可是結果呢?

從頭到尾這個女人對她就冇有一點真心。

無非是見她年幼單純好騙,把她當傻子而已,就連她跳湖也是她教唆的。

楚容宛不動聲色的抽出自己的手,哭著跑過去一把抱住老夫人的腰:“祖母,你為什麼不趕走他?我不想看見他。”

“晏晏,我的好孫女,彆哭彆哭,祖母這不是已經在為你做主了嗎?”

老夫人心痛的摸了摸楚容宛的小臉,然後示意趕來的玉梨將鬥篷給楚容宛披上,又在她手裡塞了一個手爐。

楚容宛抱著手爐哼了一聲,扭著頭看著一旁的柳姨娘道:“姨娘,你不是說隻要我跳下湖誣陷蕭寧熠,他和他母親就會被趕出將軍府去的嗎?

可是你看看,祖母就隻是罰他跪在這裡而已,那我的罪豈不是都白受了?”

楚容宛此話一出,可謂是震驚了所有人。

就連跪在地上的蕭寧熠那染著霜色的眸子都微不可察的動了一下。

而柳姨娘則直接驚得忘記了反應。

倒是老夫人反應迅速,麵色一變斥問道:“晏晏,你說什麼?”

楚容宛露出一臉心虛的表情,眼神有些閃躲:“我......”

她察覺自己說錯了話,佯裝害怕的樣子,哇的一下大哭了起來:“祖母,我不是故意的,是姨娘說隻要用了苦肉計陷害蕭寧熠,祖母就會把他們母子趕出府去。”

她扯了扯柳姨孃的袖子,著急道:“姨娘,你快跟祖母解釋啊!”

柳姨娘大驚失色連忙道:“晏晏,你胡說什麼?我什麼時候讓你這麼做了?姨娘心疼你還來不及,怎麼可能會讓你受苦呢?

你可是發燒把腦子給燒糊塗了?姑母,要不要再請個大夫給晏晏瞧瞧,她都已經開始胡言亂語了,這可怎麼是好?”

楚容宛聽著柳姨娘狡辯的話,不由的在心中冷笑了一聲,果然是個擅長偽裝的狐狸精。

可是她楚容宛再也不是那個無知愚蠢的楚容宛了!-

楚容宛蕭寧熠小說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