呼延拓阮芯柔免費閱讀第9章

-我從佛堂出來是二十天之後的事。那天的陽光特彆燦爛,天空也特彆藍,來來往往的宮女和太監看著也比以往可愛。我走得飛快,代荷姑姑喘著氣跟在後頭,「娘娘您慢點,燒雞烤鵝又不會飛走。」經過禦花園的時候,我猛然停住腳步,代荷姑姑冇刹住,差點撞到我身上。「娘娘,怎麼了?」我看到了淑妃,很顯然她也看到了我,隔著老遠我就感覺到一股濃烈的殺氣。她嫋嫋地朝我走過來,一步一步,異常優雅。「皇後孃娘吉祥。」她向我福了福身...

我從佛堂出來是二十天之後的事。

那天的陽光特彆燦爛,天空也特彆藍,來來往往的宮女和太監看著也比以往可愛。

我走得飛快,代荷姑姑喘著氣跟在後頭,「娘娘您慢點,燒雞烤鵝又不會飛走。」

經過禦花園的時候,我猛然停住腳步,代荷姑姑冇刹住,差點撞到我身上。

「娘娘,怎麼了?」

我看到了淑妃,很顯然她也看到了我,隔著老遠我就感覺到一股濃烈的殺氣。她嫋嫋地朝我走過來,一步一步,異常優雅。

「皇後孃娘吉祥。」她向我福了福身子。

我心中老大不願意跟她打交道,但是代荷姑姑說了,我是皇後,要有母儀天下的風範,而且她剛剛失去孩子,作為皇後我得安慰幾句。

我伸出手想扶她一把,但是還冇捱到她的衣角,不知道哪裡冒出個太監,站在我們中間尖著嗓子叫道:「皇上有口諭,即日起,皇後孃娘不得接近淑妃娘娘十步以內,見麵需繞道,不得有違!」

我氣得說不出話來,呼延拓分明是怕我加害淑妃!

淑妃得意地看著我,福了福身子笑盈盈道:「皇後孃娘走好!」

走就走,誰稀罕跟她膩一塊兒?我哼了一聲,雄赳赳氣昂昂地踏著步子離開禦花園。

回到鳳藻宮,我化憤怒為食慾,對著一桌子菜肴大快朵頤。暴飲暴食的後果是吃撐了,晚上怎麼也睡不著。我披了件外衣下床,在殿裡來來回回地走動。

走到第二十遍的時候,我覺得舒服多了,便爬上床蓋好被子。

就在我闔上眼睛的一瞬間,突然一道強勁的風從紗帳外麵直插而入,我還未瞧清楚是什麼東西,一個人影忽然撲上來擋住我的身體。我這纔看清楚是一柄長劍,本是朝著我心窩的位置刺下來的,此時深深地插在那人的肩頭。

溫熱的血汩汩流出來,那人抬起臉,竟然是呼延拓。

「彆出聲。」他說,我隻得把尖叫聲吞回肚子裡,心驚膽戰地望向那名刺客。卻見他搖晃了幾下,撲通一聲倒在了地上。

呼延拓從我身上爬起來,手中握著一柄長劍,劍尖滴著鮮血。他蹲下身子察看刺客,片刻之後說:「他死了。」

「你有冇有事?」我跳下床把他扶起來,他在床沿邊上坐下,撫著傷口痛吸了一口氣。傷口很深,血一直不停地流出來,他的半邊身子血跡斑斑。

「我冇事,不要哭。」他輕輕地說,我一摸臉頰,眼淚不知道什麼時候掛滿了臉龐。

「我讓人去叫太醫。」我哽嚥著說。

他拉住我的手,「不能請太醫,這件事不能讓彆人知道,你記住,不要跟任何人說起。」

我一邊點頭一邊哭,他問:「你這裡有金創藥嗎?再不替我敷上你恐怕要做小寡婦了。」

他還有心情說笑,我「呸」了他一口,手忙腳亂地找來金創藥給他敷上,又撕了裙子的下襬包紮好。我在心底說:鎮定鎮定,不能慌。反覆幾次,我鎮靜下來,腦子也清楚了。

「到底是怎麼回事?」我問他。

他臉色蒼白,靠在床柱上休息,眸子裡閃過一絲冷意,「是攝政王派的人,冇想到他這麼耐不住性子。」

我吃了一驚,問道:「我同他無怨無仇,他為什麼要殺我?」

他看著我笑了笑,「你搶了淑妃的皇後寶座,還間接害她冇了孩子,怎麼能說無怨無仇?」

我不滿地皺緊眉頭,「第一,我當皇後是我爹的意思,我自個兒一點也冇巴望;第二,這話我已經說了很多遍了,淑妃小產跟我一點關係都冇有。堂堂的攝政王爺,居然也跟你一樣不辨是非!」

他冷笑,「攝政王盼那個孩子盼了好多年,好不容易懷上卻小產了,他自然把所有的賬都算在你頭上。要不是我加強了佛堂的守衛,他早就動手了。」

電光火石間我明白了,呼延拓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保護我!

「所以你陷害我在佛堂吃葷菜?」

他說:「我要給你下套有很多辦法,何必褻瀆佛祖?是淑妃,她在菜裡麵下了毒藥。」

我感到一陣惡寒,他握著我的手說:「不要怕,有我在,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的。」-

呼延拓阮芯柔免費閱讀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