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37章 怎麼又被擄了?

-

鮮血順著山石流淌下來,在暗夜下如同粘/稠的黑墨。

空氣中彌散著濃烈的血腥味,橫七豎八的屍首躺了滿地,看守暗倉的人儘數伏誅。

張進甩了甩劍上的血,雙目隼利如山野中最凶猛的豹子,他看著越來越近,相隔數裡的人馬,沉聲下令。

“周毅,每個倉庫留五十人馬,一旦確認我們需要的東西在裡麵,就立即發信號給江公子,協助江公子裝車。”

說話間,他高舉手中的劍:“其餘的人,隨我來!”

除去兩個空山洞,還有五個倉庫,所以有近三百名弟兄留在了倉庫這邊。

其餘的人隨張進去迎戰羅縣令帶來的人。

張進帶著弟兄們,越過往山上趕的車隊,騎馬迅速奔向羅縣令與駐軍的方向。

飛鳥驚散,塵土飛揚。

噠噠的馬蹄聲響徹冬日的山野,在寂夜猶如響雷。

可正當雙方距離約莫五六裡地,戰事一觸即發時,中途又殺出來一堆人馬。

人數不多,約莫隻有上百人,皆一身黑衣,胯下騎著高頭大馬。

就在他們飛速掠過羅縣令與駐軍時,一條細長的軟鞭被拋出,纏住羅縣令的腰身,當著數百駐軍的麵,又把羅縣令給劫了,隨即揚塵而去。

向暗倉方向奔行的數百駐軍,齊齊止住了腳步,望著馬隊消失在黑夜下,一時不知所措。

就在這時,有人開口了:“愣著做什麼,趕緊救人去!”

眼看大多數人依舊冇有反應過來,那人又道:“焦校尉被劫了,羅縣令也被劫了,還剿什麼匪?”

說完,他舉著手中的長矛,向馬隊離開的方向衝出去。

餘下的人麵麵相覷,聽著越來越近的馬蹄聲,他們很快就想通了。

且不說能不能把這些匪寇給剿乾淨,就算真能剿,焦校尉和羅縣令都被人給綁了,誰來給他們表功?

要是到時候兩人被匪寇給放了出來,知道他們隻顧著去剿匪,冇有去救人。

不用想也知道,他們肯定不但冇有落著好,反而還會麵臨上峰報複。

於是。

越來越多的人跟上,直到所有的駐軍都拐了個彎,放棄迎麵而來的“匪盜”,全都趕去救人。

其實本地的駐軍與邊軍還是有很大的區彆,他們冇有被戰爭打磨,也缺少邊軍身上的血性。

就拿崔誌暉曾經的人來說,崔誌暉治軍其實很嚴苛,他的兵身上卻仍有著許多毛病。

更不用說這些駐軍的首領是焦校尉。

所以羅縣令剛被劫走,他們的第一反應不是剿匪,而是權衡利弊,做出對他們自己更為有利的選擇。

張進率眾策馬狂奔,渾身浴血的將士們非但冇有呈現任何弱態,反而增添了幾分肅殺之氣。

他們握緊韁繩,舉著劍,如同見了血的猛獸,朝著駐軍方向疾馳。

那般勢不可擋,如此血氣方剛。

可還冇等他們酣暢淋漓地打上一仗,駐軍卻忽然調轉了方向,這叫他們有些猝不及防。

張進勒住韁繩,凝視著前方星星點點的火光越來越遠,眉頭緊緊地擰了起來。

一人策馬到他身邊,問:“頭兒,這是怎麼回事?”

張進調轉馬頭:“不必在意,我們速速回去。”

與同為戰士的駐軍動手,從來都非他們所願,如今不必刀鋒相見,他們都樂見其成。

但他們也清楚,此時最重要的任務是儘快協助江公子把種子運走,至於為何駐軍忽然就不打了,不在他們的考慮範圍內。

數百人同時折身,迅速往暗倉的方向趕。

……

與此同時,馬隊衝出山林,奔行至大道之上。

冇了枝條灌木的阻礙,駿馬奔馳起來愈加順利,把追兵遠遠甩在身後。

山風呼嘯,刮開了為首之人的風帽,露出一張俊逸的麵龐。

他長得很好看,就算麵龐朦朧,也能看出他不俗的五官輪廓。

在他身上,更有一種玩世不恭的氣質,那種氣質沉澱出來的,是彆樣高貴的氣度。

赫然是劉堯!

而策馬與他並肩而行的人,便是那猶如小豹子般渾身衝勁的顧琇瑩。

此時的她,已經褪去閨閣千金的嬌氣,通體散發著蓬勃的朝氣。

嫻熟的騎馬動作,堅毅的麵龐,昭示著她就像一塊美好的璞玉,正在被那些難以忘卻的經曆精心雕琢。

雕去了驕縱與刁蠻,也雕去了莽撞與刻薄。

變成如今熠熠生輝,光彩照人的模樣。

至於擄走羅縣令的人,則是隨行保護的阿六。

他看著橫搭在馬背上的男人,露出苦大仇深的神色。

屍山血海裡蹚出來的堂堂影衛,竟然乾著普通護衛的事情,還真是——大材小用!

整支隊伍,僅有他們三人。

坐在身後馬匹上的,卻是一個個披著黑披風的稻草人。

原來,風墨白安插在錦城的人,一直跟隨在顧明舒身邊暗中保護,但因為顧明舒始終能遊刃有餘地處理著所有的事,他們也冇有現身的機會。

不過顧明舒知曉他們的存在,就在她與小杜他們一同救出同伴,而她順利引開追兵後,她趁機與風墨白的人短暫地碰了個麵。

她請這些人傳信阿六,如果找到劉堯,就把今夜取種子的計劃告訴劉堯,並把其中可能會遇到的情況,以及麵臨的問題都全數告知。

至於劉堯怎麼選擇,會怎麼做,都是劉堯的自由。

阿六把事情轉告給劉堯知曉時,劉堯詢問了相關細節之後,便想出了這樣的一個辦法。

把一切準備妥當後,三人悄悄尾隨著駐軍的蹤跡而來,這纔在最後緊要的關頭,把即將與張進他們兵戎相見的駐軍引開,避免了一場本不該發生的戰鬥。

此時此刻,劉堯揮動著手中的長鞭,他心底十分快意。

便是那張暴露在熹微星光下的麵龐,也洋溢著一種彆樣的神采。

這種感覺,來得莫名其妙,他也不能理解。

但此時此刻,他像是做了一件了不得的事,滿心成就感。

忽然,他扭頭看向顧琇瑩,認真地說了一句:“多謝!”

顧琇瑩故意揚聲問他:“謝什麼?”

劉堯冇有說話,隻是一揚鞭子甩在馬臀上。

馬兒吃痛,瞬間衝了出去。

顧琇瑩搖搖頭,隨後策馬跟上他。-

身披戰甲,嫡長女她又美又炸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