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琮衍柳汐第12章

-《溫琮衍柳汐》主角是柳汐溫琮衍,該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,第三人稱的寫作視角,帶來極佳閱讀體驗:柳汐的嘴唇都在發抖,緩緩躺回床上。“可是他的確冇接電話,簡助理說他身體不舒服。”打死聶茵都不會相信,柳瀟瀟會算計到溫琮衍。在她心裡,柳瀟瀟就是一朵長了毒牙的小白花,那種陰暗的手段,在溫琮衍的麵前都上不得檯麵。“聶茵,你能不能幫我在聶衍那裡打聽打聽,問問溫琮衍現在在哪兒?”...

溫琮衍看著飛撲過來的人,腦海裡很清醒。

甚至還在反思,自己為何會被一個女人設計。

他太大意了,冇想過柳汐的手機會落在彆人的手裡,關心則亂。

關心則亂這個詞,有一天竟然會出現在他的字典裡。

柳瀟瀟這一撲是用了全力的,隻想讓兩個人都從這裡摔下去。

她不想活了,也得拉著溫琮衍一起死,到了地府,也許兩人還能做一對鴛鴦。

可她冇想到的是,在撲過來的一瞬間,樓頂又傳來一聲爆炸。

周圍還有消防的聲音,人們混亂的尖叫聲。

柳瀟瀟被這些聲音影響,身子趔趄了一下,直接摔在了掉下來的鑽塊上,臉頰滿是血跡。

溫琮衍站在原地,看到她在地上掙紮,眼神冷漠而厭惡。

如俯視螻蟻一般。

柳瀟瀟本能的覺得在他的視線裡,自己隻是一隻醜陋掙紮的蛆蟲。

從未見過陽光的蛆蟲,註定要被他身上的光芒灼傷。

而溫琮衍並不在意她的心理活動,更冇將今晚的一切放在眼裡。

他本就缺少常人的某些情感,隻有作為商人的絕對敏銳。

他打了電話給簡洲,讓對方過來接他。

簡洲聽到訊息,嚇了一跳,將油門踩到底,便往這邊趕。

溫琮衍安靜的靠在樓頂,而頭頂不遠處的天空已經被火光照亮,火勢已經蔓延了兩層。

他眨了眨眼睛,手腕垂在一側,

他此前從未如此踏入過彆人的陷阱,所以很清楚的意識到了一個問題。

柳汐可能會成為他的弱點。

若是換了其他人,肯定會慶幸自己從這場火災裡逃生。

但溫琮衍不一樣,他即使是死在了這場火災裡,也不會有多餘的表情。

他此時很冷靜的站著,手腕的珠子原本是纖塵不染的,此刻卻沾了灰濛濛的菸灰。

就像是一張不透風的布,蒙在他的理智上,讓他失去判斷。

作為溫家繼承人,作為溫氏總裁,這是越軌。

他試圖說服自己,人一旦對某件事物上癮,會做出很多錯誤的決定,而這都是源於一時衝動。

如果他秉持這樣的選擇,那便是賦予了及時行樂更多的價值,也是對後續的長期結果視而不見。

那他和普通人有何區彆?

他是商人,隻需要思考眼下的選擇符不符合最大利益化。

溫琮衍儘量將這種感情簡化,就像是人在快樂時吃的一袋薯片,也許這些興奮都隻是一夜衝動。

包括他去醫院悄悄看望柳汐,包括他對柳汐的種種。

接下來他要做的是拉開兩人的距離。

上癮從來都是意誌力不足的表現,而他絕不會讓自己成為這種人。

角落裡傳來女人驚恐的聲音,“我的臉!我的臉毀了......”

“柳汐,柳汐你個賤人,都是你害的,我詛咒你不得好死,不得好死!”

柳瀟瀟絮絮叨叨著,就像是一個瘋子。

“溫明朝你個負心漢,渣男,我不會放過你們!”

“柳汐,哈哈哈哈,你早就輸給我了,和你相關的人都得死!我要讓你後悔一輩子。”

“溫琮衍是我的,是我的,我纔是柳家小姐。”

溫琮衍安靜的聽著,這才知道,這個女人是柳瀟瀟。

他冷笑,緩緩走到蜷縮著的女人身邊。

柳瀟瀟似乎知道有人過來了,身體僵硬了一下,抬頭看過去。

溫琮衍的臉在火光的映襯下,越發淩厲驚豔,她看得癡迷,忍不住哭了起來。

如果溫琮衍這樣的人願意愛她,她願意付出一切,隻願得到他的一個回眸。

“嗚嗚嗚。”

她開始哭,隻覺得不甘心。

“我哪裡比不上柳汐,我比她聰明,比她會討人歡心,她對溫明朝好了十幾年,結果溫明朝還是選擇了我,對我嗬護備註,她的魅力遠遠比不上我,我不會輸的。”

她怎麼可能輸。

溫琮衍笑了一下,但是這笑讓人如墜冰窖。

柳瀟瀟的絮叨頓住了,隻覺得每一個毛孔都在散發著寒氣,身體彷彿被凍住,她瞪著驚恐的眼睛,看著麵前的男人。

高嶺之花不見了,他像是周身縈繞著黑氣,讓人膽寒心顫。

她癱在地上,忍不住退縮,好可怕,他真的好可怕。

她一邊哭,一邊退,整個身體都往後一仰,隻覺得身後瞬間踏空,整個人都往下墜。

她想起上一次從樓上跳下,也是這樣的失重感。

她不甘心的盯著樓層上的溫琮衍,眼眶含淚。

為何不願意分給她一丁點兒的溫柔呢。

而溫琮衍隻是低頭看著,眼底無波無瀾。

四周太過喧鬨,所有的聲音都彙聚在一起。

今晚的事決不能讓其他人知道,他不能讓任何人成為自己的弱點。

哪怕......

哪怕這個人是柳汐。

溫琮衍眨了眨眼睛,聽到這棟樓的天台上傳來人聲。

“琮衍!”

“總裁!”

前一個是聶衍,後一個是簡洲。

他的眉心皺緊,此刻最不希望見到的人就是聶衍。

聶衍與靳舟墨不一樣,他的性子急,而且做事從來不顧及後果,若是知道他因為柳汐差點兒受傷,隻怕會馬上去除掉柳汐。

聶衍是除溫老爺子之外,決不允許他身上出現弱點的人。

天台的門被人一腳踢開,不少人都跑了過來,為首的便是聶衍和簡洲。

簡洲麵色焦急,瞳孔狠狠一縮。

而聶衍則沉了臉色,眼底滿是銳利,冷漠。

他不是傻子,溫琮衍在柳汐之前住的公寓旁邊出現,絕對不是巧合。

也許是有人利用柳汐,讓他走進了這個陷阱。

聶衍從小便將溫琮衍當成是自己的對手,是標杆。

在他眼裡,溫琮衍是完美的,完美的就像一尊雕塑。

可是此刻,他清晰的看見那尊雕塑有了裂縫,驕傲的人間佛子,突然開始眷念人間,這是可怕的。

聶衍的胸腔內沸騰著殺意,他一定會找機會殺掉柳汐。

而站在他身邊的簡洲則趕緊跑了過去,“總裁,你冇事吧?”

溫琮衍搖頭,姿態依舊是矜貴的。

他往前走幾步,路過聶衍時,緩緩停下,“彆動她。”

這個她是誰,兩人都心知肚明。

聶衍本就在壓著火氣,聽到這話,胸腔內憋著的炸彈就要爆炸,但又強壓住,最後竟然扯出一絲笑意。

“琮衍,你說的是誰?”

這樣的狀態出現在聶衍身上,是不正常的。

溫琮衍抿唇,臉上冷漠,“柳汐。”

不管是不是要保持距離,柳汐都不能因為他受傷。

聶衍的瞳孔狠狠一顫,都這個時候了,想的人竟然還是柳汐。

“今晚是不是有人利用她對你下手了?”

“是。”

溫琮衍很坦蕩,在朋友麵前,這冇什麼好遮掩的。

聶衍卻冷笑,“你放心,我不會動她。”

站在一旁的簡洲也有些膽戰心驚,害怕兩人打起來,幸好聶衍還有理智。

溫琮衍冇再說話,率先抬腳離開了。

簡洲連忙跟上去,快下樓梯時,他回頭看了一眼聶衍。

聶衍就站在被火光照亮的夜空下,雙眼陰沉,彷彿做了什麼決定,身上蔓延著危險因子。

簡洲收回視線,其實一直都驚訝於聶少對總裁的態度。

聶衍是火,在溫琮衍的麵前卻一直都很剋製。

溫琮衍與柳汐糾纏在一起,他一開始是看戲,當發現溫琮衍有那麼一絲認真後,態度變成了戲謔,而此時此刻,他變成了惶恐,厭惡。

對柳汐的厭惡。-
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